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視野 > 訣別

訣別

——鄧恩銘寫給母親的最后一封家書
2019-08-12 09:14:52 來源:諸城新聞網

李曉

  雖然死亡已經日益迫近,但是鄧恩銘卻毫無畏懼。自從走向革命的那一天,他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!正如他在《決心》中寫到的那樣:讀書濟世聞雞舞,革命決心放膽嘗。為國犧牲殤是福,在山樗櫟壽嫌長。

  此時,夜已深沉,但鄧恩銘毫無睡意,他倚靠在牢房潮濕的石墻上,仰望著從窗口投進的月光,不禁回顧起自己的一生……

  1901年他出生在荔波縣水鎮村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里,從小就跟著父親上山采藥,四歲那年,他家搬到了荔波縣城,在縣城北街的城門口開了一家中藥鋪,在這里他接觸到了許多南來北往的客人,這些人經常會講一些外地的奇聞趣事,這讓他從小就對外面的世界產生了向往。

  作為家中的長子,父親為了讓他更好地繼承家業,在供他讀完私塾后,又讓他去荔波書院讀了高小。他的高小老師高煌是荔波縣第一個留日學生,他的新思想新觀念陶冶了鄧恩銘的情操、開闊了他的視野、培養了他讀書救國的遠大抱負。于是,在1917年的秋天,鄧恩銘背起行囊,告別家人,走上了去山東的求學之路。

  在蕭瑟的秋風中,他頻頻向家人揮手告別。他的老母親依依不舍地送了他一程又一程,叮囑了他一遍又一遍:“伢子啊,你要早點回來啊!”

  雖然母親的叮囑依然在耳,但是沒想到從此一別,天人永隔!

  鄧恩銘輾轉千里,終于來到了山東,在二叔黃澤沛的資助下,他于1918年考入濟南省立一中。不久,五四運動爆發,他作為省立一中的學生代表,立即投身于“五四”浪潮中。“五四”運動不僅讓他受到了革命的洗禮,還讓他結識了王盡美等一批進步的青年學生。他們一起研究探討馬克思主義,一起接受共產主義思想,成為了風雨同舟的革命戰友。1920年11月,他們共同成立了“勵新學會”,1921年春天又成立了濟南共產主義組織。1921年7月23日,鄧恩銘與王盡美一起參加了中共一大。中共一大的召開,宣告了中國共產黨的誕生,從此讓中國革命面貌煥然一新,也揭開了鄧恩銘生命的嶄新一頁。

  參加完一大后,鄧恩銘與王盡美于1921年9月在濟南建立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,擴大了對馬克思主義的宣傳。1921年的年底,他們又一起去蘇俄參加了遠東國際會議。

  1923年9月,他被團中央派到青島開展革命。青島由于長期受到外國的殖民統治,革命很難開展。同時,青島的輿論界在帝國主義和軍閥的統治下,也是噤若寒蟬。他在給上級的書信中寫道:“青埠沒有一家報館敢說硬話,傳單他們當然不給轉載了。”雖然當時國共合作已經開始,但在青島“民不與我合作,凡事把我們排出(在外)”。

  盡管困難重重,鄧恩銘卻毫不畏懼,他滿懷信心地開展著革命。他在1924年3月18日寫給劉仁靜的信中說道:“青島好像一片干凈的腴土,隨地可以種植,故我到此后即作種植計劃”。

  為了把這塊豐腴的土地種植上革命的種子,他進學校、走工廠,夜以繼日發展著革命進步分子;他辦報刊、搞宣傳,爬山越嶺傳播著革命的火種。

  在他艱苦不懈地努力下,革命的種子開始開花結果。1923年11月,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青島支部成立;1923年的年底,又建立起青島第一個黨支部;1924年春,青島黨支部發展壯大為青島地方執行委員會,他任書記。

  青島黨團組織的成立,有力地領導了青島工人運動的開展,很快“路廠和港都都已有組織,而紗、電、水(等部門)正著手組織也。”

  青島工人運動迎來了第一個革命高潮。

1925年2月,鄧恩銘與從濟南帶病趕來的王盡美一起,利用膠濟鐵路局上層發生內訌的機會,組織發動了膠濟鐵路工人大罷工。罷工取得勝利后,他們又把目光轉移到了產業工人最多、受壓迫最嚴重的日商紗廠,并于1925年4月19日發動了大康紗廠工人大罷工。罷工不久,他就被反動當局拘捕,并驅逐出青島。

  “青島慘案”發生后,他冒著生命危險秘密潛回青島,繼續領導工人開展斗爭,掀起了長達兩個月的反帝愛國斗爭的新高潮。由于敵人的殘酷鎮壓,許多革命同志慘遭殺害,他也被通緝。1925年8月,他根據黨中央的指示離開了青島,去濟南擔任山東地方執行委員會書記。1929年1月19日,由于叛徒的告密,他在濟南再次被捕入獄。

  他在獄中仍然領導獄中的革命同志與敵人進行斗爭。為了拯救革命的同志,他連續領導了兩次越獄斗爭,敵人對他恨之入骨,把他打入死牢。

  鄧恩銘深知自己余日不多了,他最割舍不下的是對母親無限的思念,這思念已經沒有機會當面傾訴了,只好用書信來表達了。于是,他忍受著全身劇烈的傷痛,找出了紙筆,寫下了最后一封家書:

  “卅一年華轉瞬間,壯志未酬奈何天。

  不惜為我身先死,后繼頻頻慰酒泉。”

  他寫完后,又仰頭凝望著監獄上方的窗口,這是唯一與外界相通的地方。他雖然從這里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但是他能深切感受到陽春三月的明媚,他能夠真切地傾聽到花兒蓬勃盛開的聲音。他三十一歲年輕的生命喲,正如這春天一樣旺盛、美好!可是,他的生命之花卻行將謝世了。

  他雖然感到無限的不舍與留戀,但是為了革命的事業,為了讓自己灑下的熱血去澆灌成千上萬的鮮花蓬勃盛開,他死而無憾!

  1931年4月5日的凌晨,東方雖未破曉,但天色已經發白,隨著一陣響徹云霄的“中國共產黨萬歲”的高呼聲,鄧恩銘與劉謙初等22名共產黨員被敵人槍殺于濟南緯八路侯家大院刑場。

  鄧恩銘留下的最后一封家書《訣別——給母親的信》成了他人生最后的絕唱。這封家書不僅是寫給生養他的母親的,還是寫給賦予他革命信仰的另一個母親的,她就是偉大的中國共產黨。 (作者系王盡美研究會會員、市喬有山文化傳播公司員工。)
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于蕊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广西快3 泸定县 | 饶平县 | 阳春市 | 牙克石市 | 栾城县 | 太和县 | 台江县 | 松原市 | 岱山县 | 天台县 | 烟台市 | 开封市 | 三门峡市 | 芷江 | 朝阳市 | 凤山市 | 宁乡县 | 苏尼特右旗 | 宁蒗 | 泾阳县 | 株洲市 | 西和县 | 新干县 | 奉节县 | 会泽县 | 昌江 | 安义县 | 枝江市 | 东阿县 | 濮阳县 | 枣阳市 | 当涂县 | 固阳县 | 博乐市 | 台山市 | 凉城县 | 吉隆县 | 青阳县 | 星座 | 吉林省 | 荆门市 | 永宁县 | 南汇区 | 平潭县 | 石嘴山市 | 苏州市 | 巴楚县 | 汝南县 | 健康 | 大同县 | 梧州市 | 阿克陶县 | 平泉县 | 谷城县 | 巨野县 | 秦安县 | 遵义县 | 牟定县 | 郸城县 | 德兴市 | 英超 | 浙江省 | 专栏 | 宽城 | 宣化县 | 兰州市 | 内乡县 | 湘乡市 | 贵德县 | 寿阳县 | 沅陵县 | 仁寿县 | 洪洞县 | 海林市 | 讷河市 | 法库县 | 行唐县 | 萨嘎县 | 常熟市 | 神池县 | 江北区 | 丰县 | 莱州市 | 萨迦县 | 闸北区 | 临颍县 | 天等县 | 仁寿县 | 夏河县 | 称多县 | 威信县 | 镇巴县 | 宁明县 | 胶州市 | 博客 | 河池市 | 义马市 | 鹿泉市 | 定安县 | 滨海县 | 锦屏县 | 巴里 | 房山区 | 铜川市 | 大石桥市 | 无锡市 | 大田县 | 竹山县 | 阜宁县 | 崇礼县 | 玛纳斯县 | 小金县 | 蓝山县 | 兴宁市 | 方山县 | 临高县 | 嘉定区 | 松潘县 | 平原县 | 凤山市 | 颍上县 | 大埔区 | 万全县 | 简阳市 | 青神县 | 独山县 | 连南 | 离岛区 | 台中县 | 崇礼县 | 开阳县 | 永康市 | 柏乡县 | 通海县 | 大渡口区 | 永春县 | 盐源县 | 湟源县 | 梓潼县 | 四子王旗 | 浮梁县 | 临澧县 | 沂源县 | 许昌市 | 永城市 | 彭泽县 | 昌黎县 | 达日县 | 青州市 | 鸡东县 | 新乐市 | 西林县 | 临汾市 | 仙桃市 | 思茅市 | 黄山市 | 长泰县 | 通城县 | 武隆县 | 遵义县 | 仲巴县 | 高雄市 | 临泽县 | 师宗县 | 柘城县 | 多伦县 | 聂拉木县 | 淅川县 | 丰镇市 | 惠东县 | 偏关县 | 沁阳市 | 营山县 | 镇原县 | 雅安市 | 清河县 | 台州市 | 苏州市 | 余姚市 | 宁德市 | 肇州县 | 吉林市 | 博湖县 | 宁乡县 | 林西县 | 敦煌市 | 宿州市 | 高雄县 | 林口县 | 增城市 | 保山市 | 中西区 | 克山县 | 广宁县 | 雅江县 | 儋州市 | 洛宁县 | 彭泽县 | 长治县 | 大名县 | 蓬安县 | 玉山县 | 资讯 | 新津县 | 托克托县 | 仁怀市 | 牡丹江市 | 玉林市 | 寻甸 | 民和 | 南充市 | 密云县 | 哈尔滨市 | 衡阳县 | 邻水 | 磐安县 | 仁化县 | 宜春市 | 文化 | 曲水县 | 津市市 | 华容县 | 肥乡县 | 普宁市 | 嘉荫县 | 百色市 | 麟游县 | 长海县 | 化州市 | 边坝县 | 赤峰市 | 赤城县 | 南投市 | 东台市 | 泰和县 | 吉林省 | 和田市 | 林芝县 | 荆州市 | 环江 | 分宜县 | 保定市 | 沐川县 | 伊宁市 | 阿巴嘎旗 | 凤山县 | 舟曲县 | 汾西县 | 浙江省 | 抚州市 | 广丰县 |